手机版:m.xcxsw.cc
乡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奇缘 > 第802章 师母偷窥
    苏玉雅看着李伟杰那根又粗又大又长的,在刘媛双腿间进进出出,身体忍不住一阵颤栗,花瓣里泛出一股,芳心暗自想道:“啊……刚才只看见两人全身赤裸的躺在地上……没想到……没想到李伟杰的会这么……这么……嗯……好大……啊……呜……”

    她虽然曾经在楼道里窥见过李伟杰和蒋楠亲热,但那只是惊鸿一瞥,而现在再次目睹巨物,看起来李伟杰的好像比当时又粗大了许多,难道这个臭小子还在发育吗?

    “媛姐,你趴下。”

    李伟杰推开刘媛,示意趴在地上,抬高美臀,就扶着,蹲在刘媛后面插刺进去。

    “啊……好……好大……啊啊啊……伟杰……老公……快干我……我要……”

    刘媛刚刚在泳池里,虽然羞耻无比,但是心里也是感到很兴奋刺激,到了冲洗室后,全身火热情动不已,忘了羞耻的求欢。

    苏玉雅近距离的偷看两人激情的,喉咙干涩的舌咽了一下,身体浑身燥热无比,曲指揉搓感到空虚发痒着流淌的花瓣。

    “啊……啊啊啊……我也好想要……啊……”

    苏玉雅看着李伟杰一下一下的在刘媛身后重击,心里欲火不断的升腾,低声压抑着呻吟。

    “啊啊……啊啊啊……”

    苏玉雅坐在地上,忍不住拉开泳衣,望着激情的两人,用力捏揉着尖挺的,抠挖花瓣。

    “媛姐,我的棒不棒?”

    “棒……哦……干的……好……好深……”

    “嗯啊啊……要我了……啊啊……”

    “啊……啊啊……”

    移坐背靠着门边,苏玉雅偷听着身后的冲洗室,传来地浪快活的欲美呻吟,闭着眼想像李伟杰着那粗巨的,进到花瓣里面横冲直撞,浑然忘我地跟着呻吟声在花瓣挖搓,娇媚的轻声呻吟。

    “啊啊……要泄……啊啊……哦……啊……”

    李伟杰在将射进刘媛的里后,坐在地上喘息,突然听见一股“……”

    似有若无的呻吟,瞧眼看了下依旧挺高美臀,还沉浸在里的刘媛,发现声音不是她的,缓缓起身寻着声音,当注意到声音是从更衣室发出的,便走到冲洗室门前。

    李伟杰出来的时候只看见一个慌张地背影消失在正在闭合的房门外,虽然不知道是免费表演了一场春宫给谁看,但是从那妙曼的背影他知道对方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漂亮的美女。

    看着美女的背影,浓密的墨色鬈发披散下来,一直蔓延到她柔软纤细的腰部,李伟杰突然很有冲动上前把她从后面搂进怀里,这个女人从背后目测身材大约一米七左右,黑色的泳衣将她的丰满的身材勾勒得曲线毕露,而从背心两侧竟然能够看到她前胸在泳衣束缚下呼之欲出的硕大,侧腰的每一根系绳都绷得紧紧的,让人有一种恨不得要一把将之撕扯开的冲动。

    李伟杰看着这个美艳尤物的背影在门口消失时候,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这女人的臀部,发现她臀部宛如两块劈开的浑圆的西瓜瓣儿,无一处不饱满,无一处不挺翘。

    这女人像是知道李伟杰在看自己似的,快步疾走,腰肢一扭,浑圆的臀部颤巍巍的颤动了一下,显得弹性惊人。

    李伟杰发现自己有点口干舌燥,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追出去。

    虽然现在到处都有所谓背影美女,嗯,背影美女其实言下之意就是长得不咋地。

    哎,眼前常常出现的这幅情景:繁华的大街上,一女如烟柳般阿罗多姿的走在道路上,后面几男不约而同的注视着此女,眼里绿光一闪而过,便装作无事人般快走两步,等走过这个烟柳女,就无比自然和谐的回头一望,电光火石之间,几男面部神色大吓,失望一闪而过,再不回头,快步去了。

    但是明显偷看李伟杰和刘媛爱爱的这个女人不属于“背影美女”的行列,而是货真价实的美女;如果是个男人在偷看,李伟杰不把他弄死,也要让他去医院住几个月重症监护室。

    李伟杰回身抱着已经在中昏厥过去的美女回到了家里,还好是晚上,不然被人看见,岂不是第二天整个小区都要炸开锅?

    躺在床上,左边是睡熟的秦海兰,右边是疲极而眠的刘媛,李伟杰大咧咧地躺在中间。

    没想到竟然会遇到一位同道中人啊!只是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呢?左拥右抱躺在床上的李伟杰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作为一名接受过多年普法教育的公民,李伟杰一直以为自己还算略懂法律,他最近看了两则新闻,不禁冷汗涔涔:小时候学的法律全都过时了,已成法盲。

    一则是贵州习水几名官员奸污女童,最后判为“嫖宿幼女”因为他们付了钱。但李伟杰记得以前奸污女童是要重判的,无论是胁迫还是哄骗一律以计,严重者甚至要拉出去打靶。

    李伟杰虽然没有机会去刑场看打靶,但是听老人们讲以前的打靶的事情时,那些靶子基本上都是杀人犯和犯,而犯多为或幼女,方有资格在万民面前摆一个凛然就义的pose。以前有个邻居老头,付费嫖宿了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女孩的母亲设下圈套勒索他几万元,他拿不出,坐了7年牢。

    受此震慑,多年以后,李伟杰一般都不敢拿糖果给女童吃,因为怕她们吃完了往他身上扑,继续要,这可有猥亵幼女的嫌疑。

    李伟杰只拿零食给男童吃,搞得很重男轻女的样子。不过后来看了杰克逊猥亵男童的新闻之后,他连男孩子都不给糖了,自己吃,让他们在边上流口水。

    另一则新闻说,成都有个男人垂涎女邻居,爬到树上偷窥了4个小时,淌着哈喇子等待时机,一道闪电劈过,女邻居抬头望见他,他只好落荒而逃,但还是被判了罪。

    现在的法律真是博大精深,动个色心、偷窥半晌算,真个是:只准州官采阴,不许百姓手。李伟杰最后得出总结:宁嫖幼女,不窥少妇。

    在他爬上州官的位置之前,只怕还需忍耐住偷窥的,因为后果太严重了。

    偷窥是人之天性,李伟杰看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里边就有主人公在暗处窥视女人洗澡的情节。后来读了无数文学作品,发现几乎所有先锋作家都曾写过偷窥。

    李伟杰就从来不偷窥,要窥都是兵临胸下,对出浴少妇赞一声“好大两枚图钉”但如此真诚的赞美多半会换来杨佳的结局:被踢打得出血,覆巢之下只有碎卵。

    因偷窥而导致的血案不少。上海有个女子洗澡被邻人窥视,她怒持剪刀,戳瞎了对方的眼睛。哈尔滨一名农村女子如厕时发现墙砖被挖了个洞,邻居男子伏洞观赏,该烈女遂到邻居门口喝下一整瓶农药,悲剧的是,那农药不是伪劣产品。

    前些年看过一部韩国电影《爱的色放》一名在光州起义后流亡的青年,在寓所地板上发现一个洞,也发现了楼下少妇与丈夫的所有场景。有一天,他捡到少妇的钥匙,于是钻进了房间,开始是,后来就变通奸了。最后青年被少妇的警察丈夫射杀,这俩男人,彼此用枪伤害。

    李伟杰没干过贴墙的事儿,但看过璩美凤的碟和陈腊肠的图,不知是否算偷窥。如今在家看黄碟也会被抓,爬树梢看少妇也会判,偷窥已经成为一种枷锁边缘的娱乐项目,很是高危。所以,从今天起,要学会非礼勿视。

    民谚曰:非礼而视会长针眼,也就是麦粒肿。大人不可偷窥,小孩更是不可。

    李伟杰所目击的一起最为雷人的偷窥后遗症,发生在一次火车之行,对面卧铺的一个小男孩忽然扑到酣睡母亲的被子上,小一耸一耸,口里还哦哦地叫唤。

    他母亲惊醒过来,一巴掌扇了过去。

    李伟杰强作面无表情,内心却狂笑得腹腔出血。

    不消说,男童昨天晚上看到了不该看的场景。

    由此可见,年轻父母在锻炼身体之前,给身边的孩子吃一片安眠药是多么重要。

    只是这些法律似乎都是对男人上纲上线的,那女人呢?刚才自己也算是被人偷窥了吧?自己找机会偷窥回来应该不算什么吧!胡思乱想中,李伟杰终于进入梦乡。

    他这边睡了,可是苏玉雅却没有,月光出奇的亮,圆圆的月亮象粉红色水果盘中那许多包包装精致的月饼一样圆。

    一片银光撒在外面花草繁茂的小区花园中,好象有长明灯一样,外面的景色很清楚的让坐在窗边的苏玉雅一览无余,但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娜哪对着月亮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苏玉雅穿着发亮的缎面大红旗袍,鲜艳的红色衬的她的脸越发白嫩起来。高挑s型的身材,丰满不失苗条。她的脸,是那种标准的瓜子脸,尖尖下巴;大而有神的眼睛让人过目难忘,鼻子直而小巧;大小适中的嘴唇红红的,给人一种性感的美。

    她坐在窗边的有兰色暗花的布艺高背椅子上,两手托着下巴,呆呆的看着外面花园的景色。

    终于,收回目光的苏玉雅四周贴满蓝色瓷砖的浴室里,站在浴室大镜子前沉思莫想了一会。果断的从旁边悬空的白色塑料小柜里拿出前几天在商场买的干玫瑰花瓣,在洁净发着暗光的白色浴盆里注满稍烫的水,把玫瑰花瓣撒进了浴盆。

    看着那干瘪的玫瑰花瓣在水中慢慢丰润水灵起来,苏玉雅快速脱掉衣服,进入了玫瑰花瓣的水中。

    在水中,苏玉雅感觉到了浑身的血液在膨胀,撒发着花香的热气使她心旷神怡。

    她把自己想象成公主,半闭着眼在水中漂浮着,那感觉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