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m.xcxsw.cc
乡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奇缘 > 第1685章 阮金红(四)
    阮金红的娇躯不由得鱼龙曼衍起来,尤其当李伟杰的舌头愈来愈向下走,下巴上的胡根在她的腿根处不住摩挲,令她的感觉愈来愈向下集中,阮金红不由得慌了手脚。

    她用手去推着李伟杰的头,却是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偏阮金红自己知道,那绝不是自己没了力,而是不愿意阻止他对自己的步步侵犯。

    “求……唔……求求你……李少……啊……饶……饶过elly吧……我……哎……我刚才已经被你……弄得脏了……喔……再受不了你了……求……喔……不要……不要那样……哎……求求你别……别舔了……好李少……放过elly吧……”

    听着阮金红口中求饶似的呻吟,切身感觉着口下的娇躯那既渴望又害怕的颤抖,李伟杰知道她已经被自己撩起了火般的爱欲,只是女人的矜持和自怜的心态,让阮金红还有些抗拒,只要自己再加把手,让她再一次被自己撩动芳心,再一次沉醉在与自己的**欢娱当中。

    本来就不认识,自然不会为她考虑那么多,李伟杰当然没有放弃的理由,他一边不住下钻,用下巴顶开阮金红的**,感觉着其间的潺潺流泉,一边双手齐出,一方面在那才被自己的口舌弄得湿润灼热的香峰上爱抚,一方面也令阮金红娇躯软倒,再抗不住自己的挑逗。

    从李伟杰喉间滑出的声音,在阮金红股间闷闷地传了出来:“不……elly是……是最美丽……最漂亮的……”

    “啊……”听李伟杰这样说,脸红耳赤的阮金红一边强忍着那烧上脸来的爱欲之情,一边还想说话,但随即而来的感觉,却在一瞬间封住了她的嘴,令阮金红娇躯紧绷,整个人都在那一瞬间的抽紧中酥软了。

    吻上了阮金红双唇的李伟杰却是一点都没有停止动作,虽已感觉到她体内释出的激情,但舌头的扫荡却是更加落力了。

    阮金红刚才就尝过李伟杰口舌技巧之妙,现下给他这么一弄,更是快感如潮,恍惚之间甜蜜的呻吟已忍不住脱口而出:“哎……李少……唔……你……你的舌头……啊……太……太厉害了……喔……你……你弄的……弄的elly泄……泄出来了……唔……这么棒……比……比刚才还要厉害……光……光用舌头就……就弄倒elly了……哎……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厉害的……喔……好美……”

    听阮金红身不由己地赞赏着自己口舌技巧之佳,李伟杰大是得意,从进入她身体那回开始,她已受不住自己的口舌技巧。

    现在的李伟杰,逗发女子春情的功夫已经炉火纯青,越南妞阮金红又如何忍耐得了?别说她是越南来的,就是火星来的也还是那么回事啊!

    愈得意舌头的动作便愈激烈,在阮金红的唇间尽情横扫,无微不至,每一寸湿润暖滑的嫩肌都不放过,令她更是放声娇吟,纤手直按着李伟杰的头,似已不满于他的口舌只在自己幽谷口那两片小唇上留连,竟不深入去品尝她在当中倾泄而出的琼浆玉液,那些微的抗拒早已烟消云散,完全被体内强烈的渴求所取代。

    本来阮金红便难忍受李伟杰老于此道的调弄,谁教她刚才就有被他弄的的感觉呢?尤其现在的李伟杰也不知怎么着,竟似比刚才更加厉害多了,口舌到处热流滚滚,尽在她周身游走不休,酥的阮金红整个人都晕晕沉沉的,魂儿飘飘然,只想让他更深入一点、更厉害一点,好使得自己更加无法自拔……

    现在的阮金红所有的矜持和防御,都在李伟杰的绝佳手段中粉碎消减,一分一寸地被他突破,她明知这样下去自己会变成难以想像的荡浪,完全没有一丝一毫以往的样儿,但这算得了什么呢?

    李伟杰带给自己的快感是这般强烈,足以令她心甘情愿地献出一切,其余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不只是阮金红动情已极,呼喊呻吟的声音格外娇媚,莹然如玉的肌肤上透着兴奋的晕红,周身不住沁出热情的香汗,将她染得如沐春光,一双修长的**更早已情迷意乱地夹缠着身上的他。

    李伟杰自己也快受不了了,想到上官云清那妖媚的容颜,胸中那股之念无法自抑地狂烧起来。

    “唔……好……哎……你……你又大了……”阮金红被李伟杰逗弄的泉滚滚,彷彿整个人都晕了,不知不觉间已被他弄的小泄了一回,却未得男子精元灌溉,体内干涸空虚,偏生那幽谷却又不住吐露香泉。

    正当阮金红目光淒迷飘乱,渴求已极地伸舌舐着唇瓣,想要他早些充实自己却又不知如何启口,李伟杰终于展开了行动,她只觉幽谷处被他温柔地破了开来,饥渴的谷壁缩得虽紧,李伟杰的粗大却令她渐渐敞开,逐步受着他的深入。

    李伟杰的动作虽不甚大,但那火热已极的触感,令阮金红登时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欢快当中,竟不由自主地哼吟出声,迎合的动作愈来愈明显。

    听着阮金红愈发迷乱的呻吟声,李伟杰心中不由浮现出一丝强烈的满足感,这回她可真被自己弄的狠了,那呻吟的媚声多么甜美诱人,虽不似久历**的女子那般纵情娇呼,媚声诱人,却另有一丝清纯的魅力,诱的人心痒痒的,教他愈听愈是心神畅快,动作愈发亲蜜,两人深深咬合的缠绵地更加美妙了。

    也不知那儿来的力气,阮金红忘形地搂紧了身上的李伟杰,亲蜜到像想把自己全都融进他体内似的,动作一开始还有些朴拙,力道用得大时还会不小心弄疼自己,慢慢地随着本能的动作和李伟杰的指导,她逐渐调整自己的动作和力道,只觉整个人竟是愈来愈投入其中了。

    李伟杰虽还只是漫步游走于阮金红的幽谷当中,动作轻柔缓慢,又似在慢慢享受她的,又似在吊着她的胃口,但随着阮金红的体会愈来愈深,她娇躯的动作也愈来愈熟练,慢慢地她也开始享受起来,甚至还能纤腰款摆,和他玩起躲迷藏的游戏,偶尔竟也吊上他一两回胃口。

    只是两人在此的经验相差究竟太多,阮金红的吊李伟杰胃口,总是让她后面被他啄的更惨,弄的春泉愈发滚溢,只是这也正合阮金红的喜好,他愈能在她身上得意,愈令阮金红有种羞于启口的美妙快意。

    “好……唔……好李少……你……你愈来愈……愈大了……唔……好……好热……好大……哎……你……你入的elly好……好舒服……喔……再……再进来些……嗯……求求你……别……别再这样煎熬elly了……elly的……的……好想要你……喔……进来点……把……把elly的里面撑开来……嗯……求求你……用……用点力……别……别熬了……”

    此时此刻听到阮金红在**中主动出言求恳,而不是以往承受他的冲击时被动的呻吟,李伟杰不由得心怀大畅,一时不由顽皮心起,一边停住了的动作,一边却在她那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心动的**上头大肆动作,逗的阮金红臻首款摆、纤腰直扭,秀发飞扬间透出一股惹人心动的媚态,一边欣赏同时也没忘了在她耳边轻语道:“好elly喜欢吗?要我怎么动、怎么干才会高兴呢?好好说出来吧!我好想听听呢!”

    “你……哎……唔……你坏……别……别那样弄……elly会……会受不了的……”神智早在李伟杰的种种手段中迷乱消失,阮金红体内仅存的,除了满怀的欲火之外,只有对他的满满地积在心中,情不自禁的呓语脱口而出。

    只是那话一出了口,阮金红自己都不由大羞,但她的身体登时觉得有种解放的快感,似乎整个人都轻了许多。

    对李伟杰在身上的爱抚和吻吮不只是照单全收,感觉上更是刺激许多,连幽谷中都忍不住紧夹啜吸起来,将他的火热全吸上身来,烧的她头脑昏茫,却比平日清醒时更是快活,羞人的话儿犹似决了堤般涌出。

    “elly爱你……真的爱你……爱你又粗又热……弄的elly好……好美……求你……再……再进去一点……把elly整个弄……弄开来……elly就爱你这样……唔……”

    见到这天香国色的越南美妞如此投入,香肌泛红、纤腰款摆、媚眼如丝、艳光四射,娇躯上泛出的汗在嫩肌上抹了一层媚人的光,如此艳姿教原就欲火难抑的李伟杰那里受得了。

    他伏下头去,一边轻含住阮金红嫩滑的耳根,在她的耳上颊上吞吐滑动,一边腰身,一下一下地向内探索着阮金红的桃源蜜境,每一下动作似都探着了新鲜的地方,令她的呻吟声更加妩媚,搂紧了他的玉手更是情不自禁地用力,似想和李伟杰融为一体般,娇躯的动作再没有半分矜持和退避。

    **之欢就是这样,两人愈是全心投入,愈能感觉到其中妙趣,求欢的心思合拍远比床上的功夫要紧。

    现在的李伟杰和阮金红两人就是这样,被夹吸的周身发烫,毛孔似都被体内的火冲了开来。

    李伟杰不用说了,阮金红更犹如坐在云端,娇躯飘飘然浑不着力,幽谷中那粗壮火热的温柔而强烈地动作着,间不断深深浅浅地击到阮金红的幽谷深处,兴奋的滋味野火燎原般蔓延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