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m.xcxsw.cc
乡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黑狱判官 > 第153章 被吸干骨髓的帝国
    战争,永远不会结束。

    在这片分裂的土地上,正在演绎一幕幕杀戮和死亡。

    对于弱者的怜悯,很多时候,都是一个笑话。

    强者恒强,弱者恒弱,亘古不变。

    拿下了海伊城的艾亚非但没有感受到丝毫舒泄感,反而有了更多的负担。

    东凯恩联邦王国的军队在科斯罗帝国的这片土地上依旧在肆掠,现在他们都各自有着自己的目标去征服,等到这些东凯恩联邦王国的军队完成了自己的征服任务,接下来,艾亚所将要面对的,将会是他们无情的屠杀和肆掠!

    东凯恩联邦王国的军队兵分三路,也就只有他这一路稍稍取得一些进展,而落晖城早已经被攻克,落晖城内本来拥有着一万帝都城卫军镇守,据说也是全军覆没。

    事实证明,这些装甲最为精良的帝都城卫军其实也不是无敌之师。

    在面对东凯恩联邦王国精锐攻城军队的时候,也只能默默地败亡。

    东凯恩联邦王国的另一路主力军队此刻正在朝着塔坦尼斯城发起全面进攻。

    虽然现在塔坦尼斯城还在坚守但是在没有援兵,没有任何后勤补充的情况下,塔坦尼斯城究竟还能撑多久?谁也不知道!这是个未知的答案!

    整个科斯罗帝国,境内号称拥兵数百万,但是在这个关键节点上,居然没有一支王师前来支援。

    这个帝国,从根子里,就腐朽了!

    南疆的马里恩公爵被沙伯特公国牵制,北疆的尼古拉斯公爵也深陷战争的泥沼中,至于西部的安德森公爵……他估计巴不得帝国混乱,他好乱中取胜!

    那位亚伯拉罕帝主坐镇中枢,手中却只有十万城卫军……

    而他却也需要防御周边的豺狼虎豹……生怕这十万帝都城卫军出现丝毫差池……

    至于帝国腹地的那些大领主倒是有闲散的领地私兵,但是让他们为解决东境的战局再度出兵……谁愿意?

    东境的肥肉已经没有了,那里就是一个绞肉机,将军队送往那里,无疑是在自取灭亡。

    科斯罗帝国犹如一个庞大的机器一样,在此时此刻,这个庞大机器似乎因为某些原因停止了转动。

    外部有人狠狠地敲打着,却无力反抗!

    可悲,可恨,但并不值得怜悯。

    “迅速让满编制的华硕军团成型……塔坦尼斯城撑不了多久的……”

    艾亚揉了揉发红的双眼,这几天他没有一刻是身心放松的状态,整个人就像是紧绷着的弓,随时投入到下一步的军事作战中。

    至于艾亚所说的塔坦尼斯城撑不了多久的话……也并非危言耸听,就如今的格局下继续发展下去,艾亚不觉得塔坦尼斯城有任何幸存的可能!

    ……

    ……

    帝都,皇宫。

    亚伯拉罕习惯性地睡在了处理公务的宫殿中,刚刚睡下两个时辰,他就醒了,如今的他,早就厌恶了睡眠。

    每天两个时辰的睡眠会耽误他很多事情,哪怕……都是些无聊的事情。

    东境的战争开打了也有十数天了,战报是一天接着一天地往皇宫里送,不过比战报更多的,是求救信。

    来自海伊城的……塔坦尼斯城的……落晖城的……

    奇怪的是,华硕城并没有发过一封求救信……

    就在刚刚,这位亚伯拉罕帝主得知了一个噩耗,落晖城被东凯恩人最先攻破,镇守在落晖城中的一万帝都城卫军全军覆没!

    耻辱性的一战!

    帝都城卫军号称装甲器械最为精良,却最先丢城失地,这位亚伯拉罕帝主觉得如同是一个巴掌狠狠地抽打在他的脸庞上。

    “弗兰克!落晖城没了!一万城卫军没了!废物!都是废物!为什么不选择增援!啊?现在那帮低贱的东凯恩人正在我们科斯罗帝国的领地上肆掠!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反应么?”

    亚伯拉罕阴狠地盯着跪在地面上的弗兰克和苏克洛基,气息逐渐变得紊乱起来。

    他睡觉的时候,这两个人就在那里跪着了,跪着就跪着吧,这是他们应得的惩罚!

    “陛下,安德森公爵集结二十万军队驻扎在卡尼城。”

    面对暴怒中的亚伯拉罕,弗兰克面部没有丝毫表情变化,轻声轻语说了一句,整个宫殿都安静了。

    安德森公爵……这个帝国的蛀虫!他明明有军队有实力却不选择救援帝国东境!他这是要做什么?

    是要等到帝都的城卫军前往救援之后选择围攻帝都么?

    乱臣贼子!

    亚伯拉罕双手紧握,他恨不得亲自执剑将安德森公爵一剑刺死,以疏解他内心中的愤郁难安!

    “弗兰克说的没错,帝都的城卫军不能动……”

    亚伯拉罕闭着双眼,两行清泪留下,阴暗的灯光下,谁也发现不了。

    他这个帝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者,如今却混迹成了这幅模样!

    想要派兵去抵抗外辱,却害怕自己的臣子会在背后给自己来一刀……

    讽刺!何其的讽刺!

    割让整个帝国东境?放弃整个帝国东境?

    这位亚伯拉罕帝主现在很痛苦,非常痛苦!

    身为一位君王,看到自己的领地被敌人践踏,这种感觉,犹如用匕首来回地刺穿他的心脏。

    这是一位君王最大的耻辱!

    “我要颁发征召令征召帝国腹地所有的领主和贵族,让他们动援起来!放下彼此的成见,救国为先!”

    “帝国亡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这帮寄生虫,吸干了帝国的骨髓,压榨完了帝国的鲜血,他们难道不应该出点血么?帝国若亡!他们一个都活不了!”

    亚伯拉罕赫斯底里地吼叫着,整个宫殿内回想着这位帝主的哀嚎。

    弗兰克这位帝都城卫军统领和苏克洛基这位帝国军务大臣全都默默地低下头颅,选择了漠视。

    这是陛下最后的倔强,发泄完了,也就好了。

    征召令不知道颁发了多少了,但是谁又真的会响应你呢?

    没有利益,又有哪个实权贵族会为你奔走效劳?

    他们只管过好自己的奢靡生活,只要他们的领地没有遭到进攻,管其他人的死活?

    这位亚伯拉罕帝主什么都明白,却又什么都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