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m.xcxsw.cc
乡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丧尸不修仙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娘我爹是个啥
    ,為您提供精彩说阅读。

    “啧啧啧,卓道友说的有理,好像帮着水仙子炼化我家大侄女神魂的元神果是你家树上长的似的。”

    “你——”卓焻也不知道怎么,在萧宝宝面前就是憋不住火气。

    水真真左右为难:“这个,我不能保证,但最少一万起的元婴魂魄,我天玄宗不可能拿出来。或者,我水真真脱离天玄宗,这笔债,本来就是我的,我自己还。”

    萧宝宝立即道:“可以啊,拿你的本命灵宠来还吧。”

    水真真:“我没有本命灵宠。”

    萧宝宝:“那太好了,君子不夺人所爱,那就勉为其难拿你的麒麟来还吧。”

    水真真:“”

    修士与灵宠的契约有灵魂与血脉两种契约途径,常见的分为主仆和平等两种形式。她与寻宝鼠是通过血脉建立的主仆契约,寻宝鼠的所有都是属于她的,她受到的伤害能转移到寻宝鼠身上,但寻宝鼠受到的伤害不能转移到她身上。

    这种血脉主仆契约,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解除,而且,灵宠绝对不可能伤害到她。

    别的灵宠定下的也是血脉主仆契约。

    但麒除外。

    她与麒建立的是灵魂平等契约,两者间一方修为提升另一方实力也会随之提升,对两者都有好处,且制约。只要双方其中一方有意愿,可随时单方面结束契约。且一方受到的伤害想转移到另一方身体上,必须先取得另一方的同意。

    两者之间是平等的,相互扶携的。

    而最能捆绑两者的则是本命契约,同生同死,地位平等,永不背叛。

    一个修士一生只能认定一只本命灵宠,不能改不能换,即便灵宠死了,修士也会随之死去。但契约成功,两者间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的效果。

    本命契约,要求两者神魂可以毫无芥蒂的相融,等同于两者互换一半神魂才能契约成功。

    说来,对修士利益最大的是灵魂主仆契约,但有些灵宠本体潜力巨大,成长起来后出于高阶妖兽的自尊,不愿再为奴为婢,反噬主人不成往往选择自爆,对主的一方伤害也很大。

    因此,修士在契约血脉高级的灵宠时,选择契约的方式很是慎重。如果不能保证完全驯服,还不如选择平等契约,大家有商有量没有后患。

    水真真孵化出麒后,再三思量,与它定下了灵魂平等契约。一是尊重拥有神兽血脉的麒的意思,二来,她总觉得她更多的神魂应当留下,留着契约一只更为强大的灵宠,那只灵宠不会比麒弱。而她要驯服那只灵宠,必须要用主仆契约,必须要在神魂上全面压制住她预感中的那只灵宠。

    所以,她没有本命灵宠,身上最高阶的便是麒麟,但她不是主,没有资格转让,且她也舍不得。

    “萧道友,可不可以换一个?”

    萧宝宝和气道:“好呀,只要能比上我家大侄女的,随便你换。”

    水真真语塞,她身上除了麒,别的几个灵宠加起来也比不上。九尾乌瞳鬼猫呀,哪里去寻?

    当然,麒比九尾乌瞳鬼猫要珍贵的多。

    水宗主道:“萧友,你们的意思无非是想让九尾乌瞳鬼猫恢复。”

    萧宝宝点头:“正是,只要我家大侄女恢复如初,我们就既往不咎了。”

    水宗主深深凝眉:“且让我们先商议下。”

    萧宝宝风度道:“请便。”

    扭头与宗主和靖阳门主闲聊:“天气不错呀,门主,我瞧来的兄弟们都单着呢?晚上弄个晚宴让咱家女儿们挑一挑呀。”

    靖阳门主笑微微:“我家朝辰不错呀,我看你两个师妹都很好。”

    萧宝宝立即落了脸:“宗主呐,男人不可信呐,咱可得守好门户呐。”

    宗主呵呵:“有你看门,我很放心。”

    萧宝宝:“”说得我跟大黄似的。

    而夜溪离去后径直去了空空的洞府,红线真人也在。

    “师傅怎么不去疗伤?”

    红线真人摆摆手,脸白似纸,精神却好:“没事,我的护身法衣挡了一部分攻击,晚些闭个三五日的关就好。我不放心空空的情况,过来看看。”

    夜溪看向空空:“怎样了?”

    空空静静坐着,娴静美好。

    “只有些微微的疼,应当还没恢复原样。我本打算睡一觉的,师傅就来了。”

    夜溪上前用精神力探了探,血管肌肉都没问题。

    “能睁开吗?”

    空空两排长长睫毛动了动,缓缓抬起眼帘。

    “嘶——”

    师徒俩同时倒吸凉气。

    红线真人:“这可怎么是好。”感觉头大了一圈。

    夜溪又叹又赞:“我的天,红颜祸水算个屁啊。你这眼睛千万别露了去,我一个女的只看一眼都想把你拘在身边做禁脔。”

    雪白如玉的肌肤,波光潋滟的勾魂美目里,幽幽的蓝簇拥着两团妖冶风情的红。

    极致的纯真碰撞出了极致的妖冶。

    此刻的空空不用施展幻术迷术惑心术,任何人都会栽到那一汪蓝里心甘情愿陷进红色泥潭献出生命和所有。

    空空噗嗤一笑,往夜溪脖子上挂:“好呀,你养我一辈子呀。”

    “必须的呀。”夜溪觉得心跳都快了两拍,拍着并不厚实的胸脯道:“金屋藏娇算个屁呀,你要仓禹界的天,我也给你逮下来泡酒喝。”

    空空咯咯笑个不停:“我可记着你的话,以后可不要后悔。”

    “绝不会后悔。”

    空空看向红线真人:“师傅,我美吗?”

    红线真人好笑又无语:“你从来都是最美的,怎么,想美色迷惑师傅呐?”

    “那师傅被迷住了吗?”

    “迷住了,醉了醉了。”红线真人喜欢徒弟闹自己,笑得合不上嘴,内伤都轻了好几分。

    空空继续笑,笑得花儿都羞愧。

    “那师傅你说说,我娘我爹是个啥?”

    啊?

    红线真人脸一僵。

    夜溪暗暗吐舌头,空空又不是傻的,以前眼睛的异常她还能自己迷糊自己,但现在明晃晃的挂到脸上了,再不怀疑身世她非得被自己蠢死。

    “啥,啥啊?”

    空空指着眼,仍是笑:“师傅说,什么人能生这样的眼?我是魔,还是妖?”

    红线真人板了脸:“是魔是妖还是人,你心里不清楚?你的身体哪里有魔或妖的痕迹?就是长了一对撞色眼把你能上天呢?凡人还有红眼睛绿眼睛的呢。”

    空空盯着红线真人看,看得红线真人不自在的躲闪。

    “师傅,你忘了我的预感能力一直比人强?我说,该来的总会来,你总归让我知道些什么。我不是孩子了。”空空想了想:“不到十年我就结婴。”

    还伤感着的红线真人立即气不行:“是是是,你们都结婴,到时候改口叫师傅师姐。”

    “师傅~”空空撒娇:“你不说我自己去查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