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m.xcxsw.cc
乡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九星毒奶 > 344 惊现!白山雪羽!
    “那个就是白山雪鹰的星珠呗?”江晓开口询问道。

    二尾扫了江晓一眼,面无表情的将星珠扔给了江晓。

    江晓手忙脚乱的接过那染血的星珠,道:“我就是好奇想看看,嘿嘿,我帮你收着,帮你收着......”

    二尾并没有理会江晓,而是甩了甩沾染着鲜血的手指,虽然她刚才用那洁白的羽毛擦了擦手,但手上不可避免的留下了红色的印记,而她的腿侧还配备着一把半齿格斗刃。

    匕首技巧,可是二尾的看家本领,但即便如此,在战斗的时候她都是以徒手为主。如此看来,她真的能够丢掉多年的习惯,在战斗中用长枪和弓箭么?

    与此同时,江晓的内视星图里已经检测出来了星珠的相关信息。

    “白山雪鹰星珠(黄金品质)

    拥有星技:

    1、雾羽:巧妙的改变羽毛颜色,使你隐匿在迷雾环境之中。(白银品质,可升级)

    2、锐利:鹰隼般锐利的眼眸,目视千里、明察秋毫。(黄金品质,可升级)

    3、冰霜风:凝聚星力,释放出一阵夹杂着霜雾的狂风,吹散并霜冻敌人。(黄金品质,可升级)

    是否合并吸收?”

    呃......

    江晓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疼。

    这白山雪鹰的第二、第三个星技,江晓还能理解,一个是“千里眼”,一个是冰+风结合的星技,但是第一个星技是什么鬼?

    巧妙的“改变羽毛颜色”?

    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有羽毛怎么办?

    难道吸收了这枚星珠,在我使用此项星技的时候能长出来羽毛?

    应该不能吧?

    也就是这空间曾经非常稀有,全国仅一家,否则的话,这种星技会引来铺天盖地的吐槽吧?

    即便如此,江晓相信也应该会有驻守这里的士兵们吸收到这项星技。

    他们不得哭死?白白浪费了一个星槽,需要用“羽毛”才能开启......

    “回去再观赏。”二尾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哦。”江晓应和着,将星珠揣到兜里,在下坡路途一路小跑,开口询问道,“这怪鸟都有什么星技呀?”

    二尾却是大步走了过来:“刀拿在手里。”

    “啊。”江晓明显感觉到有些不妙,但也只能将负在别后的刀刃抽出来,拿在手中。

    下一刻,江晓感觉到自己的腰带被从后面抓住,紧接着,他整个人被横着拎了起来。

    弱小、可怜、无助.JPG

    江晓一脸的生无可恋,却也知道自己的速度拖了小队的后腿。

    说实话,这种拖别人后腿的滋味并不好受,他就不该跟二尾出行任务!

    也许...在高中学生堆里厮混、去帝都星武大展身手才有利于自己的身心健康成长!

    “雾羽、锐利、冰霜风。”二尾一边奔跑着,一边开口介绍着。

    嗖嗖的凉风伴着冰雾,不断的灌着江晓的后脑勺,顺着他的后衣领往里吹,这尼玛......爽!

    比喝冰镇酸梅汤还爽,我去怎么...怎么有点上头?

    “锐利,大幅度增强视力,但人们更容易吸收到雾羽。”二尾一手拎着江晓极速飞奔,一边外放着丝丝星力,非常贴心的将江晓的身体包裹其中。

    这种环境的改变是非常明显的,江晓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来自二尾的照顾,心中满是感激。

    只听到二尾继续解释道:“通过星协研究发现,白山雪鹰正是凭借改变羽毛的颜色、才融入迷雾、隐匿身形,从而偷猎同类和其他雪山域生物的。

    人类没有羽毛,几个吸收到雾羽星技的研究人员,在使用星技的时候,只是身体微微泛白,并不能融入迷雾之中。

    他们无法隐匿身形,也无法隐匿星力波动,这星技对人类来说并没有实际效果。”

    江晓心中一乐,咋没有实际效果?

    去雕塑馆站岗呗,上街搞行为艺术呗?

    实在不行,就脱了衣服裤子扮演大卫去呗?

    江晓被二尾的星力包裹着,抵挡着狂风,好受多了,继续开口问道:“那第三个星技呐?”

    二尾:“不错。”

    江晓:“怎么个不错法?”

    二尾开口道:“我可以拥有的星技之一。”

    江晓:???

    这不应该是一个法系的星技么?

    思索间,江晓只感觉一阵腾云驾雾,而后便被轻轻的放在了绿草地上。

    是的,

    不再是石块混杂的地面,而是绿莹莹的草地?

    江晓微微愕然,爬起身子向四周望去,一瞬间目瞪口呆!

    这里是仙境吗?

    这是什么神仙美景?

    江晓的面前是一望无际的深绿色草原,这草原并非一马平川,而是高高低低起伏不平,简直就像是一片深绿色的海洋,上下起伏着迎面袭来,却被永远固定在了某一刻。

    前方,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一座座雪山接连在一起,皑皑积雪覆盖之下,是一片冰凉的迷雾缭绕。

    太美了,这是异次元空间吗?

    这简直就是把大疆省的某一处的地形地貌给复制粘贴过来的呀?

    江晓转身仰头望去,在身后的雪山之上,隐隐还能看到那若隐若现的亮红色灯光。

    “江小。”二尾那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二尾是唯一一个称呼“江小”的人,这一切还要从雪原危机的故事里说起。

    当江晓将她从地狱里拽回来,并且在一群白鬼巫率领的白鬼种群的围剿中,拼死守护着她醒来之后。

    二尾的心中充满感激与敬意,向他做了自我介绍,而江晓回馈给她的自我介绍,就是两个字的“江晓”,而非这具身体的姓名“江小皮”。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在江晓被关在雪原监牢里的时候,二尾就做过调查,知道“江小皮”这一姓名。

    所以,当江晓说出“江晓”的时候,二尾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去掉“皮”的“江小”。

    由于发音一致,傻傻的江晓并不知道,她一直以来的称呼都是另一个字。

    嗯......

    江晓回过头,顺着二尾的目光望去,却是忍不住赞叹出声。

    只见在那远处的雪山半山腰上,从那迷雾之中飞出来一群洁白的马匹,它们和地球的马匹真的很像,唯一的区别,便是它们身上有一对数米长的宽大羽翼。

    这些高头大马是如此的威武雄壮,成群结队的飞驰在空中,构建出了一副无与伦比的壮美画面。

    它们那一身的雪白色泽,没有一丝杂毛,长长的鬃毛披散而下,似银河般倾泻而下,流淌着梦幻般的色彩。

    很难想象它们在阳光的照耀下,会散发出怎样惊人的美丽。

    这雪山域环境与大疆省的区别,便是终日不见太阳,漫天的迷雾缭绕。

    二尾那一双美眸迷离,静静的望着天边飞驰的骏马,看着它们一路从雪山飞下,降落在这深绿色的高低起伏的草原中。

    江晓渐渐回过神来,看着那些正在低头吃草的飞马,江晓询问道:“它们和地球的马匹很像,竟然还吃草,它们应该不会吃人吧?”

    二尾那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它们名为白山雪羽,是铂金段位的异次元生物。”

    这一句话犹如当头棒喝,将江晓彻底砸清醒了。

    乖乖,

    都怪这些生物太具有迷惑性了,差点真把它们当成长翅膀的马了。

    江晓探寻似的问道:“我们绕道走?这里有...我数数,一共5头铂金段位生物,我们要是从它们脸上走过去的话,等于送死吧?”

    二尾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看来,哪怕是星海期的她,也不敢太过放肆。

    江晓却是有些苦恼:“这些家伙段位如此之高,如此危险,又是群居,我们怎么可能拿到它们的幼崽?”

    二尾却是低头看向了江晓,道:“你有稀有的沉默星技,可以帮我完成任务。”

    江晓挠了挠头,

    哇,

    我在你心中这么厉害的嘛?

    为什么你如此自信?我怎么有点慌?

    等等!

    江晓的瞳孔微微一缩,道:“它们是不是在看我们?”

    二尾抬起头向远处望去,只见那些原本低头吃草的白山雪羽,纷纷抬着头,湛蓝色的巨大眼眸炯炯有神,正遥遥望着两人。

    “咕嘟。”江晓的喉结一阵蠕动。

    你看你马呢!

    对,我的意思就是让你们看同伴,你们看我干什么!?

    江晓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两句想说的话,

    一句是“吃你草”,一句是“看你马”。

    请问一下,

    选哪一句会避免一场惨烈的战争?

    在线等,挺急的。